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近親 相姦,新手必看

这天夜里,小少妇孟婉晴难以入眠,伸手摸向了身边的老公。

  三十岁,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,空虚至极。

  “老公……”孟婉晴小腹一阵火热,伸手摸向了他,“我想要……”说完,她用丰腴的身子蹭着他的胳膊,全力挑起丈夫的渴望。

  可惜,丈夫丝毫没有反应。

  孟婉晴失望至极。

  “我太累了,明天吧。

  ”丈夫冷冰冰的伸手拨开了孟婉晴的手。

  明晚!明晚!又是明晚!孟婉晴气呼呼的翻过身子,内心十分不满,一直压抑心底的苦闷。

  她已经许久没得到满足,内心极度渴望,渴望被填满,肆意冲撞……最后,忍不住伸出手去。

  只得自我满足了一番,含怨而睡。

  次日,清晨。

  丈夫大早上就起床去上班了,而孟婉晴恰好今天休假,便想窝在床上看电影。

  可突然发现家里无线网竟坏了,没办法,只好打客服电话。

  下午,预约的修理工敲响了门。

  孟婉晴穿着睡衣,赶紧过去开门。

  打开一看,第一眼就看傻了,眼前这个修理工竟然是一个黑人。

  身材魁梧,高大威猛,跟篮球运动员一样,穿着大裤衩,黑背心,全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块,让人看的心惊肉跳。

  “您好,我是修理工华莱士,您就是孟女士吧?”孟婉晴更吃惊,这黑人修理工中文讲的也太地道了吧。

  她也没好细问。

  “对,是我,请进。

  ”说完,侧身一让,余光正好扫在了他的下方,裤衩有点紧,那儿有点恐怖。

  孟婉晴俏脸一红。

  华莱士是一名留学生,在大学勤工俭学,兼职做宽带修理工作。

  第一眼看见孟婉晴时,他就被这个美艳的少妇给迷住了,眼神直勾勾的盯着。

  孟婉晴低头,注意到自己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真丝睡衣,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风景。

  而这个黑人修理工的目光,却盯着自己那里看。

  好羞躁哦。

  孟婉晴赶紧伸出手捂着自己的胸口。

  华莱士还在盯着看,目光火热,还咽了口口水。

  “宽带路由器在卧室里面,我带你去看。

  ”孟婉晴羞红着脸,说道。

  华莱士点了点头,便跟随进了卧室,然后一番检修。

  “这个坏了有多长时间呢?”“估摸也就一两天的时间吧。

  ”孟婉晴答道。

  华莱士扯了几根网线,拿着工具检测了几下,低着认真干活儿。

  站在一旁的孟婉晴,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丈夫不在家,自己竟单独跟一个黑人在卧室里面,孤男寡女两个人,好尴尬啊……“方便把旁边那个螺丝刀给我吗?”华莱士问道。

  “嗯,行。

  ”孟婉晴点了点头,从工具箱里面拿出一个,“是这个吗?”“对。

  ”孟婉晴拿起,就朝着他走过去,想递送给她,可一不留神,脚被一根网线给绊住,身子猛然一倾,不巧,正好扑倒在他的怀里。

  上方,正好贴在华莱士黑黝厚实的胸膛上,这触感,真好啊……啊……孟婉晴惊呼一声,发现自己倒在华莱士的怀里,俏脸羞的更红润了。

  “对不起啊……”低声说完,正打算起身,可突然感觉下方一阵温热。

  那儿,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处。

  黑人那儿本来就很恐怖,刚才已经有了反应,现在被孟婉晴这么以刺激,慢慢竟变得更加膨胀了。

  孟婉晴羞躁不已,刚准备起来。

  华莱士有点忍不住了,似乎看准了她的心思,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,另外一只大黑手,直接抱紧了她的小蛮腰。

  “不要乱动。

  ”华莱士有点命令式的口吻。

  孟婉晴有点被吓唬住,心底很慌张,“你这是要干什么啊!”“干什么?当然是给你检查检查了,瞧你这里都成这样咯,是不是特别想要了啊?”华莱士是外国人,思想本来就很开放,察觉到了孟婉晴的反应,立马就上头了,不拐弯抹角,直接进入主题。

  孟婉晴有点害怕,绷着紧张的神经。

  被华莱士这么一说,心底也有点犹豫,跟自己丈夫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亲热过了,刚才那一下,真的快把自己的寂寞全部发泄。

  正想着呢。

  华莱士竟然还在不断的蹭着,意图勾起她的兴致。

  孟婉晴本来就渴望的很,哪里能禁得起他这般刺激哟,没两下,就沦陷了,全身都软了。

  “孟小姐,其实从刚进门,我就注意到了你……”黑人华莱士揉着孟婉晴的胸口。

  “啊!”孟婉晴忍不住低鸣了声。

  “不要急,待会儿让你更爽!”华莱士说完,一个翻身,将她压在身下,伸出手直接探了进去。

  孟婉晴被他压着,黑黝黝的胸膛,一股麻酥酥的感觉,蔓延全身,她有如触电般的爽。

  看着压着自己的男人,是个陌生男子,还是个黑人,这样的感觉如同偷吃一样,真的好刺激啊……他那恐怖,即便是隔着裤子,看上去依旧极为夸张,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着,这比自己老公的,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。

  这么吓人,自己会受得了吗?哎呀,在想啥呢。

  平日里老公虽然不能满足自己,但是他对自己很照顾,怎么能幻想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弄呢?越想,越觉得特别对不起自己老公,开始本能的抗拒起来。

  “你放手!”孟婉晴手撑着地上,想挣脱开,逃离。

  但是杰福德的身躯实在是太壮硕了,自己柔弱的身子,在她的怀里跟个小鸟一样,压根就挣脱不开。

  所幸,一不做二不休,她一把抓住他的裤头。

  撕拉!挣扎下,裤头竟被扯开了!啊!孟婉晴顿时就傻眼了!好恐怖啊!自己的老公跟他简直就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  “还跟我装呢。

  ”华莱士低下身子,吐出一口热气,温热的气息喷在孟婉晴的俏脸上,“我知道你现在心底也很想,你老公肯定满足不了你吗?那就让我来满足你。

  ”说完,直接扯下自己的裤子。

  也不等孟婉晴答复,黑嘴巴直接亲吻了上去。

  呕!一股怪味,又恶心,可怎么又有点舒服。

  唔!一阵激吻后,华莱士脱开嘴巴,低下身……啊!孟婉晴一个哆嗦,不行啊,自己不能背叛老公!虽然心理上很抗拒,可身体却禁不起他的刺激,迎合起来……“我要去了哦。

  ”华莱士露着邪恶的笑。

  “不行,不可以啊……”(我的男友一千岁)就在进入的那一刻,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  “老婆,我回家啦,快点来开门呢。

  我手机丢在家里,我回来拿手机。

  ”外面传来丈夫刘波的声音。

  “是我老公回来了!”孟婉晴浑身绷紧,脸色都吓苍白了,这要是被自己老公发现,可咋办哟?自己怎么跟他解释这场面啊?华莱士还没动静,继续蹭着。

  “你听到没啊?我老公回来了,你还不快点起来?”孟婉晴急了,直接推搡起来,华莱士也只好作罢,停下动作。

  孟婉晴挣脱开,整理了一番衣物,便跑到卧室外,将门打开。

  “老公,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呀?”孟婉晴俏脸涨红,非常心虚。

  “我回来拿手机呢。

  ”刘波说完,听见家里有动静,“家里来人了吗?”孟婉晴故作镇定,点了点头:“家里网线坏了,早上我打客服保修,维修工上门,正在检修呢。

  ”“哦。

  ”刘波点了点头,也没再细问。

  夫妻两正聊着,突然华莱士从卧室里面出来,手里提着工具箱,装着什么也没发生一样,“孟女士,无线网我已经给你修好了,我先走了啊,记得客服反馈的时候,给个好评哦。

  ”为了不让丈夫察觉,孟婉晴装着很客气。

  “嗯,真是辛苦你了。

  ”说完,便送他出门。

  在离开门的一刹那,这个黑人竟然还不知道收敛,竟趁着他丈夫背对的间隙,主动伸出手在她身前抓了两把。

  “我还会再来的。

  ”华莱士低声说完,便走了。

  刘波进了家门,就去卧室床头,找到手机。

  而孟婉晴刚才被华莱士刺激,早就心痒难耐了。

  刚才差点就被他弄了,幸好老公及时回来,不然的话还不知道怎么释放。

  她悄悄走到刘波身后,从背后一把抱着他,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背后摩擦着。

  “婉晴,这大白天你的干啥呢?”刘波不温不火道。

  “老公,我好想要,……我们已经好久没那个了……”说完,孟婉晴吞了口水,玉手沿着刘波的衬衫边角,探索了进去。

  “这大白天的,要不晚上吧……”刘波依然不太情愿。

  孟婉晴一听老公又在拖,心底急了,她实在是太想要了,太渴望被男人滋润了……“不,就现在,求你了,老公……”孟婉晴蹲下身子,恳求的同时,竟伸出手脱了刘波的裤子。

  天气有点热,刘波刚从外面回家,浑身都是汗臭味儿,孟婉晴丝毫不在意。

  还没起来,孟婉晴张嘴巴打算……刚一触碰,刘波舒服的长叹一声。

  “老婆,有点脏哦。

  ”“没事儿,我不怕。

  ”孟婉晴娇羞的脸,卖力的在刘波的面前表现着。

  在她的一番刺激下,刘波终于来了一点感觉,随即夫妻两拥吻在一起。

  孟婉晴急忙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,贴着刘波的胸膛,撒娇:“老公,人家现在就想要嘛。

  ”

她也没好细问。

  “对,是我,请进。

  ”说完,侧身一让,余光正好扫在了他的下方,裤衩有点紧,那儿有点恐怖。

  孟婉晴俏脸一红。

  华莱士是一名留学生,在大学勤工俭学,兼职做宽带修理工作。

  第一眼看见孟婉晴时,他就被这个美艳的少妇给迷住了,眼(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)神直勾勾的盯着。

  孟婉晴低头,注意到自己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真丝睡衣,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风景。

  而这个黑人修理工的目光,却盯着自己那里看。

  好羞躁哦。

  孟婉晴赶紧伸出手捂着自己的胸口。

  华莱士还在盯着看,目光火热,还咽了口口水。

  “宽带路由器在卧室里面,我带你去看。

  ”孟婉晴羞红着脸,说道。

  华莱士点了点头,便跟随进了卧室,然后一番检修。

  “这个坏了有多长时间呢?”“估摸也就一两天的时间吧。

  ”孟婉晴答道。

  华莱士扯了几根网线,拿着工具检测了几下,低着认真干活儿。

  站在一旁的孟婉晴,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丈夫不在家,自己竟单独跟一个黑人在卧室里面,孤男寡女两个人,好尴尬啊……“方便把旁边那个螺丝刀给我吗?”华莱士问道。

  “嗯,行。

  ”孟婉晴点了点头,从工具箱里面拿出一个,“是这个吗?”“对。

  ”孟婉晴拿起,就朝着他走过去,想递送给她,可一不留神,脚被一根网线给绊住,身子猛然一倾,不巧,正好扑倒在他的怀里。

  上方,正好贴在华莱士黑黝厚实的胸膛上,这触感,真好啊……啊……孟婉晴惊呼一声,发现自己倒在华莱士的怀里,俏脸羞的更红润了。

  “对不起啊……”低声说完,正打算起身,可突然感觉下方一阵温热。

  那儿,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处。

  黑人那儿本来就很恐怖,刚才已经有了反应,现在被孟婉晴这么以刺激,慢慢竟变得更加膨胀了。

  孟婉晴羞躁不已,刚准备起来。

  华莱士有点忍不住了,似乎看准了她的心思,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,另外一只大黑手,直接抱紧了她的小蛮腰。

  “不要乱动。

  ”华莱士有点命令式的口吻。

  孟婉晴有点被吓唬住,心底很慌张,“你这是要干什么啊!”“干什么?当然是给你检查检查了,瞧你这里都成这样咯,是不是特别想要了啊?”华莱士是外国人,思想本来就很开放,察觉到了孟婉晴的反应,立马就上头了,不拐弯抹角,直接进入主题。

  孟婉晴有点害怕,绷着紧张的神经。

  被华莱士这么一说,心底也有点犹豫,跟自己丈夫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亲热过了,刚才那一下,真的快把自己的寂寞全部发泄。

  正想着呢。

  华莱士竟然还在不断的蹭着,意图勾起她的兴致。

  孟婉晴本来就渴望的很,哪里能禁得起他这般刺激哟,没两下,就沦陷了,全身都软了。

  “孟小姐,其实从刚进门,我就注意到了你……”黑人华莱士揉着孟婉晴的胸口。

  “啊!”孟婉晴忍不住低鸣了声。

  “不要急,待会儿让你更爽!”华莱士说完,一个翻身,将她压在身下,伸出手直接探了进去。

  孟婉晴被他压着,黑黝黝的胸膛,一股麻酥酥的感觉,蔓延全身,她有如触电般的爽。

  看着压着自己的男人,是个陌生男子,还是个黑人,这样的感觉如同偷吃一样,真的好刺激啊……他那恐怖,即便是隔着裤子,看上去依旧极为夸张,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着,这比自己老公的,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。

  这么吓人,自己会受得了吗?哎呀,在想啥呢。

  平日里老公虽然不能满足自己,但是他对自己很照顾,怎么能幻想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弄呢?越想,越觉得特别对不起自己老公,开始本能的抗拒起来。

  “你放手!”孟婉晴手撑着地上,想挣脱开,逃离。

  但是杰福德的身躯实在是太壮硕了,自己柔弱的身子,在她的怀里跟个小鸟一样,压根就挣脱不开。

  所幸,一不做二不休,她一把抓住他的裤头。

  撕拉!挣扎下,裤头竟被扯开了!啊!孟婉晴顿时就傻眼了!好恐怖啊!自己的老公跟他简直就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  “还跟我装呢。

  ”华莱士低下身子,吐出一口热气,温热的气息喷在孟婉晴的俏脸上,“我知道你现在心底也很想,你老公肯定满足不了你吗?那就让我来满足你。

  ”说完,直接扯下自己的裤子。

  也不等孟婉晴答复,黑嘴巴直接亲吻了上去。

  呕!一股怪味,又恶心,可怎么又有点舒服。

  唔!一阵激吻后,华莱士脱开嘴巴,低下身……啊!孟婉晴一个哆嗦,不行啊,自己不能背叛老公!

似乎是听到了声音,趴卧着的秀美婶忙是扭头,一看到他,不由得嗔怪道:“你个死小川,怎么才来呀?都痛死你秀美婶我了,哎哟喂!”杨小川不急不忙的先将他的那个木药箱给搁好,搁在了床头旁的那把木凳子上,问道:“没摔裂吧?”“哎呀,婶怎么晓得有没有摔裂呀?反正就是好痛啦!你是医生,你看看有没有摔裂不就成了么?”“那……”刚说个那字,就只见杨小川的脸颊微微的泛红了……面对个女人,他还是有些放不开。

  不过就秀美婶这个卧姿来说,也着实容易令他有些小想法什么的。

  秀美婶那个着急呀:“哎呀,你那个啥呀?你说咋整就咋整呗!婶配合你就是啦!”说着,她扭了扭屁股,又问:“是不是要婶把后面的衣衫掀开?然后把短裤往下放一放?然后你好检查尾巴骨?”“嗯。

  ”杨小川也只好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秀美婶便道:“哎呀,不就这点儿事嘛?你瞧你瞧磨磨唧唧的干啥呀?瞧你那脸红的,你还是不是医生呀?没有给女人瞧过病还咋地?”这一边说着,她就一边伸手到背后,将后边的衣衫往上一拽,然后直接就将她那条花短裤往下一拉……杨小川瞅着,呆呆的一怔,有种彻底被打败的感觉。

  这秀美婶的手法也忒重了,人家小川医生的意思露出尾椎骨就好了,可她那一拽花短裤,貌似有点儿过了吧?这闹得小川医生是面红耳赤的,都呆(啊啊啊好棒)愣了好一阵子才愣过神来。

  完了之后,他这才大致的瞧了瞧她尾椎骨那儿……可是这瞧了瞧之后,他的眉头就不由得紧皱了起来。

  她好像没有摔着哪儿呀,尾椎骨那一块儿没红没肿、没紫没青的,这压根就没啥事不是?于是,他也就言道:“秀美婶呀,我看你这尾巴骨没事呀!”忽听这个,秀美婶暗自微怔了一下,心里不由得又气又恼的,心想,他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呀?都这样了,他还不明白呀?这村里还真有拴在树下的牛不会吃草的?事实上,她压根就没有摔着那儿。

  用村里的一句话来说,那就是她发浪了。

  因为打自春节后,她家男人就出去打工去了,这都六月份了,半年过去了,没沾过男人的边了,能不想么?见得这杨小川还真犯傻,她不由得言道:“哎呀,都痛死你秀美婶了,咋会没事呢?要不你摸摸,指定是摔着了哪儿?要不然怎么会那么痛呢?”可是杨小川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傻,他也是识破了她那点儿鬼心思,所以他便回道:“摸就不用摸了吧。

  反正这没红没肿的,也没紫没青的,没啥大毛病。

  你要是真说痛的话,我就给你开点儿草药吧,回头你自己捣碎了,敷在尾巴骨那儿就成了。

  ”忽听这个,秀美婶心里那个气呀,又是那个恼呀,真想干脆不装病了,真想直接爬起来把他小子给拽过来就给那个什么了。

  但,她又怕这事回头会被他小子给传出去,要是那样的话,那她以后在村里还怎么见人呀?那还不得羞死哒呀?再说,这种事情,她也只能给予对方暗示,引得对方主动,才能商量着保密。

  可是她都这样了,杨小川这小子愣是不上钩,她哪有辙呀?为了再坚持一下,没辙了,她也只好媚声的冲杨小川问道:“要不要……婶再把短裤往下拉一拉?”谁料,杨小川便是回道:“不用了,该看的我都看到了。

  我没有那么重的口味。

  我看秀美婶压根就没病,所以我就先走了吧。

  以后要是秀美婶有啥病的话,就去我那诊所吧。

  ”话毕,只见他小子背起他那个木药箱,扭身就出门了。

  气得秀美婶嗔恼的抄起个枕头就朝门口丢去:“你等着,老娘早晚要……”待从秀美婶她家出来后,杨小川仍是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,忍不住心说,白跑一趟也就算了,居然还差点儿就失了身,真是郁闷呀!就算我杨小川再怎么无所谓,但在这种事情上,也不至于饥不择食不是?也要稍稍的过得去不是?怎么也得稍稍年轻一点儿的,脸蛋凑合一点儿的吧?正在他郁闷的沿着村道往回走的时候,莫名的,只见一个小女孩正迎面朝他跑来:“小川叔!”杨小川忙是抬头瞧了一眼,忽见莲花正在朝他跑来,他也就问了句:“咋了,莲花?”“那个……”莲花忙是加快几步,跑到杨小川的跟前,仰着头、一脸无邪的看着他,“小川叔,我妈妈要我问你,我们家那条母狗和二傻子他家那条公狗扯在了一起,分不开了,咋办呀?”“……”杨小川一阵汗颜,过了好一会儿之后,他才回道,“那个……没事,等它们办完事了,就自然分开了。

  ”可莲花听着,两眼却是懵然得一愣一愣的:“小川叔,啥叫等它们办完事了呀?”“……”杨小川又是一阵无语,然后说了句,“你回去将小川叔的原话告诉你妈妈,你妈妈就懂了。

  ”“哦。

  ”莲花懵怔的应了一声,然后又是愣了愣眼神,忽然说道,“哦对了,小川叔,我妈妈还说……她不舒服,要你去我家帮她看看病。

  ”忽听她这么的说着,杨小川也就耐心的问了句:“你妈妈哪儿不舒服了呀?”“嗯?”莲花微皱了一下眉宇,想了想,然后回道,“我也不知道。

  反正我妈妈就说她浑身都不舒服,这儿也不舒服、那儿也不舒服,她就是要你去我家。

  ”听得这个,杨小川不由得有些郁闷的皱眉一怔,这都是咋了?咱们这小渔村的女人咋都这样呀?想着,他也就对莲花说道:“那个……莲花呀,你回去告诉你妈妈,就说小川叔治不了她那不舒服。

  ”“可是我妈妈说你能。

  她说你是医师,能治百病的。

  ”“但你妈妈的那种不舒服,你小川叔真治不了。

  ”“那我妈妈是哪种不舒服呀?”“……”杨小川顿时一阵语噎,又是一阵汗颜,然后只好解释道,“你回去跟你妈妈说,她知道的。

  ”“哦。

  ”莲花懵懵怔怔的应了一声,“我知道啦。

  ”完了之后,莲花也就转身跑着回家了……只是杨小川依旧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,忽然在想,看来老子作为小渔村唯一的留守青年,怕是真难以坚守这圣洁之身了呀?怕是早晚都会被咱们村里的这群母狼给吃了呀?因为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,打工热潮逐渐兴起,到了九四九五年,逐渐的,村里的年轻人和中年男子都南下打工去了,他们也都是要到过年那会儿才回来过个年,然后又走了,所以常年留守在村里的也就是老人、妇女和小孩了。

  至于村里唯一的留守青年,也就杨小川了。

  这时间一长,身边没个男人,村里的那些女人们也得有些寂寞难耐了,所以呢……也都打起了杨小川的主意来。

  今日个不是这个肚子痛,明日个就是那个不舒服,都是要叫杨小川上门就诊,这等杨小川上门了之后,完全就不那么回事了,一个个都是猫闹春似的。

  可惜的是,咱们小川医生也不是那种节操掉一地的人,也是有原则的,也就像他所说的那样,他是治不了她们的那种不舒服的。

  但她们老是那样,咱们小川医生在想……貌似有句话说,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?貌似咱们村里还有句话说……哪有牛拴在树下还不会吃草的呢?所以……躲得过初一,怕是躲不过十五呀?……这会儿,杨小川背着个木药箱沿着村道往回走着,心里不免又是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,在想,沈玉芬咋就不闹那等不舒服的病呢?要是她闹的话,我杨小川倒是乐意帮她治治那病!他一边有些闷闷的胡思乱想着,一边沿着寂静的村道往回走着……一阵阵山风吹来,捎带着山间的草木腥味,还有田间稻香,令人闻着,沁心入脾的。

  这宁静的小渔村,好似一个世外桃源一般。

  所谓小渔村,是因为村口有条河流经过,将整个村子给阻隔在了一个山角落似的,故名小渔村。

  由于村子四周都是山,地势所致,所以也就导致了房屋比较分散,不是很集中,这边山头几户、那边山头几户的,零零散散的。

  别看村子不大,只有那么百来十户人家,但这山山水水的,看上去,风景还是挺美的,且四季常青,气候宜人。

  但,说实话,对于杨小川来说,窝在这个小村子里当名小医师,着实是没啥意思。

  有时候想想,他也想外出打工了,只是自己除了医术,也不会别的,所以也就只能是暂时的窝在这个小山村里。

  当然了,他也有着人类最伟大的梦想,那就是等攒点儿钱,娶个媳妇,生个孩子,为杨家传宗接代。

  因为杨家到了他这儿,也就是一脉单传了。

  按说,他也算是出身于医世之家,因为他也传承了爷爷的医术。

  他太祖也是以医为生。

  他爸也是跟着爷爷学医的,只是十六年前他爸遭遇不幸,过早离世了。

  后来,他妈耐不住寂寞,不甘守一辈子的活寡,所以也就改嫁了。

  那时候,他还小,还只有三岁,只是听大人说,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然后他妈就真的改嫁了。

  他爷爷为了保住杨家不断了香火,所以也就没有让他妈将他带走。

  也就是说,是他爷爷将他抚养成人的。

  原本他爷爷是不想让他再从医了,想送他去读大学,让他走出这个穷乡僻壤的小村子。

  只是奈何老人家年岁已高,也是力不从心了,最后也只能送他读到高中了。

  对于杨小川来说,最大的不幸莫过于去年爷爷过世一事了。

  对此,他也是心存愧疚,因为他觉着爷爷将他抚养这么大了,而他却是没能让爷爷过上一天幸福的日子,爷爷就那么的走了,所以他觉着愧疚。

  现在,他唯一能做的,也就是传承爷爷的医术了……一会儿,待杨小川背着个木药箱回到家时,莫名的,只见村里的菜花婶坐在他家堂屋门前的门槛上。

  这菜花婶忽见杨小川回来了,她就立马就诡异的媚笑道:“你个死小川,上哪儿去了呀?婶都坐这儿等你大半天啦!”见得菜花婶那样,杨小川立马就有些发毛的皱了皱眉头:“那个……菜花婶呀,你又哪儿不舒服了呀?”菜花婶则是没羞没臊的笑道:“还有哪儿不舒服呀?不就是婶的那儿有点儿痒嘛,来来来,快点儿吧,你快开门吧,进去帮婶瞧瞧!”听得这个,只见杨小川的脸颊就有些泛红了,但相当郁闷的皱了皱眉头,一边打开堂屋木门上的铜锁,一边回道:“那个……菜花婶呀,瞧就不用瞧了,我直接给你开点儿药吧,你回去熬水洗洗就好了。

  ”可菜花婶则是忙道:“上回你不就这样么?不就直接开了点儿药要婶回去熬水洗洗么?这不……没好不是?还痒不是?所以你还是帮婶瞧瞧吧,看看究竟都咋回事吧?”杨小川轰然一声推开堂屋的木门,回了句:“菜花婶呀,要是这样的话,我可就治不了了,你还是去镇医院瞧瞧吧。

  ”“咳!你这瓜娃子呀,婶不是不想去镇医院么?婶就是想在你这儿治不是?”“可是……我真的治不了!”“哎呀!婶说你能你就能!其实挺简单的!”说着,这菜花婶就一把拽着杨小川的胳膊,“来来来,上你家里屋,你就帮婶瞧瞧吧!”杨小川那个眉头紧皱呀:“菜花婶呀,你别急成不?你也得等我把医药箱给放下了吧?”“成成成,那你就快点儿吧!”杨小川则是不急不忙的扭身走到堂屋的黑木桌前,将背着的木药箱给搁下,然后扭头冲菜花婶说道:“菜花婶呀,瞧就真的不用瞧了。

  我帮你把把脉就成了。

  你说上回没止住痒,可能是我下药没对症吧?”可是哪晓得这菜花婶扭身过来,又是一把拽着他的胳膊,愣是要把他往他的里屋里拽:“哎呀,把啥脉呀?你这瓜娃子呀,你帮婶看看咋了?婶都不怕羞,你说你一个大小伙子的,还是医生,你说你还怕个啥羞呀?再说,你是真木还是假木呀,不是药就能止痒的,懂么?”杨小川这个无奈呀,眉头紧皱着,不是他不想帮她,而是他真没有那个胃口呀!想想,这菜花婶长得是三大五粗的,哪儿都一样大似的,且身上还有着一股子狐臭味,要是哪个男人还有那胃口的话,那也真是够令人佩服的了。

  见得她愣是要这样拉拉扯扯的,杨小川可是有些急了,忽地一晃膀子,甩开她的手:“我说,菜花婶,你能不能不这样呀?”忽见他小子这样,还急了,菜花婶不由得一愣:“哟呵?你这瓜娃子还装什么斯文呀?装什么大头蒜呀?别以为你爬村长家的墙头那事,老娘不知道?你说你还装什么装呀?难道你就情愿爬墙头偷看沈玉芬,也不看送上门的我么?”听得这菜花婶这话都说出来了,杨小川又是眉头一皱,也就忍不住说了句:“这女人和女人……它不一样好不?”“有啥不一样的?婶不是女人呀?她沈玉芬有的,婶没有呀?她沈玉芬无非也就是皮肤白一点儿,脸蛋好看一点儿,除了这个,哪儿不一样呀?”听得这话,杨小川甚是无奈的皱了皱眉头,然后也懒得跟她扯这烂七八糟的了,便是话锋一转:“好了,菜花婶,你要看病就看病,别搁这儿拉拉扯扯的好不?再怎么说,我杨小川也还是个没娶媳妇的大小伙子好不?所以你这拉拉扯扯的,成何体统呀?这被人家说三道四的,以后我杨小川还怎么娶媳妇呀?”“哟哟哟!还成何体统?”菜花婶不由得讥讽道,“瞧你个瓜娃子,你以为你多读几年书,就搁婶面前拽词了是吧?告诉你,杨小川,你可别在婶面前假装正经了,可别埋汰婶了!就你,偷看沈玉芬那事我就不提了!你说你,就去年人家李家大儿子结婚的时候,你不也大半夜的趴在人家窗户么?搁村口那树林里,你不也偷看了人家刘美丽么?就你,还搁婶面前假装正经呢?”听得菜花婶这一顿数落的呀,咱们小川医生的脸终于有些挂不住了,泛起了一阵阵囧红来……事实上,他也着实不是啥特正经的玩意。

  那爬墙头、趴窗户、钻树林等等等,这等事,他杨小川也是没少干的。

  所以这在菜花婶面前装正经,着实是有点儿颜面扫地。

  但,他也是有针对性的,不是是个女人他都偷看的。

  正如他自个所说,女人和女人不一样好不?只是现在这菜花婶这般的缠着他,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?过了一会儿,没辙了,他也只好说道:“我偷看也好,偷听也好,那是我的事情,你菜花婶还管不着呢!成了,你要是真来看病的那就看病吧,要不是成心来看病的,那么你就请回吧!你没事,我还有事呢!”“哟呵?”菜花婶感觉有些看不懂他小子了似的,“你个瓜娃子还真装上了呀?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呀?你还真想要婶来硬的咋地?”忽听菜花婶那么的说着,杨小川不由得浑身微颤了一下,貌似还真有点儿惧她似的。

  事实上,他也知道,这个菜花婶可是很能缠人的。

  上回,他就是玩了个临阵脱逃,才保住了自个的圣洁之身。

  因为这菜花婶可不像村里的其她女人,她可是真放得开,且还会软硬兼施。

  反正她是个寡妇,谁爱说啥就说啥去吧。

  别说是杨小川,就是村长,她菜花婶都曾软硬兼施过。

  见得实在是没辙了,杨小川也就说了句:“菜花婶,你要真这样的话,我可会报案的哦!”可是菜花婶则是回道:“你要报案就报案呗,他们派出所管得了抢、管得了偷,还管得了老娘和男人睡觉咋地?”“……”杨小川彻底无语,一阵狂汗,只觉这菜花婶太彪悍了……过了好一会儿之后,真是没辙了,杨小川也只好求饶道:“菜花婶,你就放过我吧!不管咋说,我杨小川还是个未婚青年呢,将来还要娶媳妇呢!”可菜花婶则是忙道:“将来娶媳妇那是将来的事情,你说你个瓜娃子的怕个啥呀?再说,咱们小渔村也没有与你年龄相当的姑娘不是?即便你要娶,将来也只能娶个外村的姑娘不是?”“……”杨小川彻底被打败了,真不知道再说啥是好了,只是觉得这菜花婶不仅彪悍,还一套一套的说词,只要他一句话过去,她就立马一句话给反回来了……见得杨小川再也没啥可说的了,这时,菜花婶装温柔似的拽了拽他的胳膊,在他耳畔柔声道:“好啦,你个瓜娃子就别磨蹭了。

  咱们赶紧的进你家里屋吧,完事后,婶还得回去做饭吃呢。

  ”杨小川听着,实属无奈的扭头看了看她,然后说了句:“那……菜花婶呀,你还是赶紧回去做饭吃吧。

  ”忽听他说了这么一句,菜花婶不由得又是一瞪眼:“你?我说……你个死小川,你还真想要婶来硬的咋地?”没辙,杨小川又是紧皱着眉头,显得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。

  菜花婶瞅着,又道:“我说你个瓜娃子咋就这么木呢?你说这事,有多少男人想要还要不着呢,可是你个瓜娃子……你说婶都这样了,你还有啥不好意思的呀?”趁机,杨小川忙是说了句:“那你还是去找别的男人吧。

  ”“你说你个瓜娃子又想存心气婶了不是?咱们小渔村你又不是不知道,男人都跑光了,都外出打工去了,这村里除了你个瓜娃子,哪还有个能雄起的男人呀?这耕地都没有男人了,哪还有男人耕田呀?要是有的话,也不至于这么苦了婶不是?”可杨小川又是说了句:“不是还有不少老头么?”“那都是些歪把茄子了,还扯啥呀?”趁机,杨小川便是没辙的来了句:“我也一样。

  ”“你小子就是胡扯!你说你这年纪轻轻的,咋可能嘛?”说着,菜花婶又是没羞没臊的说道,“我还不知道,你个瓜娃子的不就是嫌弃婶长相不好么?可是婶告诉你,这女人呀,不论美丑,其实都一个样儿,没啥两样的!”说着,她话锋一转:“好啦,你个瓜娃子的就别磨蹭了!”可杨小川还是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,也不吱声了,反正就站那儿不动。

  菜花婶可是有些急不可耐了:“你要再这样,婶可就真来硬的了哦!”杨小川还是不吱声,只是心里在想,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,没想到他这个留守青年的门前也这么多的是非,真是郁闷呀!随之,他又在想,既然她们都以看病为由,那么以后老子干脆不开这个诊所得了个屁的,反正也赚不了几个钱……正在这时候,村里的广播忽然响了起来:“喂—喂—喂—现在开始广播,请村里的杨小川杨医生听到广播后,请速到村口去一趟……”还正在广播着呢,忽然,就只见村口的王老头忽地一下窜进了杨小川他家堂屋,急切切的嚷嚷道:“小川,快!拿上你的药箱!赶紧的!村口那儿正人命关天呢!”这又是广播,又是上门来叫人的,不由得,杨小川忽地一怔,忙是冲王老头问道:“村口那儿都咋了?”“你先赶紧的拿上你的药箱吧!”王老头急切切的回道,“那个谁……咱们的镇委书记正奄奄一息的呢!所以,你得赶紧的!”“镇委书记?”杨小川又是一怔,一边急忙的拿上他那个木药箱,“您是说……咱们邬柳镇今年新来的那个秦书记?”“对!”王老头急切切的点了点头,“就是秦书记!”“他……他怎么跑来咱们小渔村了呀?”“哎呀,你小子就先别问那么多了,赶紧的吧!”“成成成!”杨小川连忙点头的同时,也就忙是扭身出门了……王老头则是紧忙的跟上了杨小川的步伐……这会儿,菜花婶瞧着杨小川那个死小子就这么的闪人了,她两眼一愣一愣的,那个郁闷呀,忍不住心说,这个死小川,非得磨磨蹭蹭那么老半天,结果闹得老娘这回又没办成事,真是……唉……下回老娘可就不跟他个死小子磨叽了,直接将他小子给拽进里屋再说,老娘就不信他还真不会吃草?由于人命关天、情况紧急,所以村口的王老头进来后,也忘了看这菜花婶了,只顾急切切的拉着杨小川走了。

  菜花婶她心里那个不是滋味呀,又在想,刚刚要是那个死小川不磨蹭那么久的话,事情都办完了不是?咱们这小渔村如今连个男人都没有,还真够闹心的呀……待杨小川背着个医药箱急匆匆的赶到村口的时候,一眼就望见了河对岸的河滩上有几个老头围着蹲在那儿,还有村长也蹲在他们当中,他们一个个都一脸焦虑之色,都在焦急的瞅着河滩上躺着的那个人……貌似躺着的那个人就是镇里今年新来的那个秦书记?瞧着那惊心怵目的一幕,杨小川没敢多想什么,只顾急匆匆的沿着河滩跑下去,直奔河上的那座木桥而去……当杨小川跑上了木桥时,村长忽听那‘咚咚’的脚步声,他忙是扭头去瞧了一眼,忽见是杨小川背着个医药箱来了,村长便急忙嚷嚷了起来:“小川,快点儿吧!”听着村长的嚷嚷声,杨小川下意识的加快了步伐,跑过木桥,然后扭身就朝河滩那方跑去了……待跑到跟前时,停下步伐,他不由得一阵气喘吁吁的:“啊呼……”没等他喘匀气,村长又是催促道:“那个……小川,你快点儿吧!”由于人命关天,所以杨小川也就忙是取下背上的医药箱,给搁在一旁的地上,一边在秦书记的跟前蹲了下来……待他大致的瞧了瞧秦书记的面色之后,不由得暗自一怔,这……谁给秦书记下了老鼠药呀?此刻,躺在河滩上的秦书记好似已经没有了啥意识,只是一脸扭曲、痛楚的躺在那儿,好像之前他已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挣扎,那脸色憋得乌青乌青的,两个眼袋也是乌黑乌黑的、鼓鼓的,整个面部已经浮肿了。

  根据杨小川的初步判断,应该是谁给秦书记下了老鼠药?要么就是秦书记自个想不开,想寻短见?暂且先不管是啥原因,还是救命要紧,所以杨小川扭身过去,就打开了他的那个医药箱,从中取出了一瓶乌黑乌黑的药液来……这是他自个用中草药熬制的祛毒散,能在短时间内缓解中毒的症状。

  以最快的速度取出药液后,他这才伸手探了一下秦书记的鼻息,貌似还没死,只是气息非常微弱了,能不能救醒,还不好说?暂不管那么多,他只顾急忙冲对面蹲在的村长说道:“村长呀,你来帮个忙,帮我把秦书记的嘴巴给掰开!”村长听着,没敢含糊,忙是挪步过来,立马就用两手给掰开了秦书记的嘴巴……于是,杨小川也就将那一整瓶的药液一点一点的灌入了秦书记的嘴里……要是这药液不管用的话,那么恐怕还真就有点儿棘手了?因为秦书记貌似完全没有了意识似的,药液滴入他的嘴里后,他也没有下意识的往下咽。

  只能是等药液顺着他的喉管滑下去了,杨小川才继续往他嘴里滴入药液,就这么一点一点的灌着。

  旁边那几个围观的老头见着杨小川已经在施救了,他们也就稍稍的放心了一些似的,于是其中的李老头忍不住问了句:“呃,老刘呀,你是咋发现秦书记躺在这儿的呢?”老刘回道:“我这不想去一趟镇上么?然后我在过桥的时候,也就发现了有一个人趴在河边上的水里,当时我还以为那个人想不开想要投水自尽呢!”于是,王老头忽然插话道:“也就是说……一开始秦书记还趴在河水里?”“对。

  ”老刘点了点头,“然后我不赶忙走过来看么?当时我也不知道他就是咱们镇里新来的秦书记,就看见他的手还在微微的动,好像是在挣扎似的,我就感觉这个人可能不想死,所以我这不就赶紧的将他拖到了河滩上么?我这也老了,没啥力气,拖了好久才给拖上来。

  等我给反转过来一看,忽见是咱们镇里新来的秦书记,好家伙,吓了我一大跳!我这都差点儿被吓死过去了!”李老头听着,不由得皱眉道:“这事就怪佬?你说这秦书记……无缘无故的,他咋就……”王老头忙道:“得了!我们还是别瞎猜了吧!这事……估计也只有秦书记自个知道是怎么回事?就看小川能不能救醒秦书记了吧?”“……”一会儿,待杨小川将整瓶药液都给灌入到秦书记的嘴里之后,村长见得秦书记还没反应,他不由得冲杨小川问了句:“小川呀,你的这药……管不管用呀?”杨小川听着,也是担忧的瞅着秦书记,回道:“要是不管用的话……可能就……”一边说着,杨小川一边解开了秦书记的衣扣,然后用手在秦书记的胸口来回的搓揉着……过了好一会儿之后,见得秦书记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似的,杨小川不由得倍觉棘手的皱起了眉头来,想了又想的,在想还有啥办法能够尽快的缓解中毒的症状?想着想着,他也只能尽力试试了,忙是取出了银针来,赶忙的点着酒精灯,开始给银针消毒……村长瞅着,不由得疑惑的问了句:“这针灸法能管用么?”杨小川回道:“试一试吧。

  应该能排出一些毒来?我也只能是尽力而为了。

  ”因为他已经想好了,实在不行,最后一招,也只能是采取内气疗法了,逼出秦书记体内的毒来。

  一会儿,待在秦书记的胸口及腹部给布了数根银针之后,杨小川又从药箱里取出了一瓶药液来,又要村长帮忙掰开秦书记的嘴,然后再往秦书记的嘴里滴药……希望这样双管齐下,能见效?这回,待小半瓶药液灌入秦书记的嘴里之后,忽见秦书记的双眼眨动了一下……“有反应了!”王老头忽地惊喜道。

  “哪儿?”老刘忙是凑近了过来。

  “刚刚眨动了一下眼睛。

  ”王老头回道。

  “……”待杨小川继续往秦书记的嘴里滴药后,忽然,又见得秦书记喉咙有意识的哽咽了一下……忽地,李老头惊喜道:“有救了!看来小川这小子还真是传承了他爷爷的医术的精髓呀?”村长则是惊喜道:“小川,继续滴药吧!看来真见效了?”“……”等再过了那么大约半小时之后,渐渐苏醒过来的秦书记忽然惊慌失措的一颤,然后待瞧清蹲在他身旁的是小渔村的村长后,只见忽地一把攥紧村长的手:“老马,救我!求求你,你一定要救我!否则我死定了!”村长先是被吓得一颤,然后待反应过来之后,他也是一时不知所云?于是,他也只好冲杨小川问了句:“小川,秦书记他没事了吧?”“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。

  ”杨小川回道,“但还得药物治疗,因为他体内的毒还没完全的排放出来。

  若是不继续药物治疗的话,秦书记可能就会慢慢的变成疯癫状态。

  ”听着杨小川在说话,秦书记扭头怔怔的看着他,问了句:“是你救醒我的?”村长忙是替杨小川回道:“对,是他。

  他是咱们小渔村唯一的医师。

  别看年龄不大,但医术很好。

  ”秦书记听着,又是怔怔的看了看杨小川,然后忙是说了句:“谢谢!”完了之后,秦书记扭头冲村长说道:“老马,我暂时在你们村躲一躲吧。

  你看……你能给安排个住的地方不?”看得出来,此时的秦书记有点儿像是一个落魄的乞丐。

  听得秦书记这么的说着,大家谁也没敢问,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?但是,大家都猜想到了,肯定是有人要陷害他。

  村长暗自想了想,怕是安排秦书记住他家不合适?因为村长在想,上回秦书记来小渔村视察情况的时候,就对他家女人眉来眼去的,这要是等他病好了,精神了,无聊了,怕是又会惦记着我老马的女人?于是,村长也就对杨小川说道:“小川呀,这样,就让秦书记暂时住在你家吧。

  反正秦书记还要继续治疗不是?这住在你家也方便不是?再说,反正你小子现在也是一个人不是?所以住你家也方便。

  ”听得村长这么的说着,杨小川有些不悦的愣了一下眼神,忍不住心想,格老子的,你马德民不就是怕人家秦书记惦记上你的女人沈玉芬么?虽然心里这么的想着,但是杨小川还是答应了下来:“好吧!那就让秦书记住在我家吧!”听得这话,秦书记那个激动呀:“谢谢、谢谢!等以后我一定会重谢的!”可杨小川则是心说,得了吧,等以后你要是当了县长的话,都不知道你还认不认识老子?就你这种人,老子又不是没见过,真是的!以前我爷爷就帮镇上的一个什么主任治过病,当时他还说以后一定会报恩的,可结果呢?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?去年我爷爷死的时候,他也没来送葬,真是个忘恩负义!……之后,在村长和那几个老头的帮助下,也就将秦书记送去了杨小川他家。

  待刚到杨小川他家的门口,就只见一条大黑狗从屋旁的草堆里蹿出来,冲着秦书记就是一阵狂吠:“汪、汪、汪汪汪……”吓得秦书记紧忙往后退步,心里那个低落呀,心想没想到如今连一条狗都欺负他?杨小川忽见自家的那条旺财冲秦书记一阵狂吠,他不由得愣了一下,貌似感觉到了一种不妙,看来这位秦书记是位不速之客呀?想着,他忙是冲旺财说道:“旺财!好了,回去呆着吧!”没想到那条大黑狗听了杨小川的话之后,也就不吠了,显得乖顺的看了看主人,摇晃着尾巴,然后也就扭身回它的草堆了。

  完了之后,杨小川也就将秦书记安排在他爷爷生前的那间里屋里住了下来。

  虽然他爷爷已经去世一年多了,但是关于他爷爷的房间,依旧保持着原样,他一直都没有动过,只是时不时的进来扫扫尘而已。

  因为这样,他感觉他爷爷还在似的,还没死似的。

  显然,不难看出,杨小川跟爷爷的感情很深很深……不过想想,毕竟是他爷爷将他带大的,所以爷孙俩的感情很深,这很正常。

  其实,他一直不大愿意外出打工,还是因为他惦念着爷爷。

  因为在他看来,爷爷从来就未离开过似的。

  ……这将秦书记在杨小川他家安顿好了之后,村长和那几个老头也就离去了。

  这会儿,也是晌午饭时间了,于是杨小川也就进堂屋后方的厨房里去弄吃的去了。

  想着还得照顾病号,所以他也就特例为秦书记熬了些米粥。

  完了之后,他又去药房给捡了一付中草药熬给秦书记喝。

  这一顿忙活下来,不知不觉的,也就下午三点来钟了。

  待终于忙活完了,他不由得呼出了一口郁气来,然后心说,娘希匹的,村长那个狗日的真是个人精呀,这把秦书记安排在老子家,这不是尼玛折腾老子么?无缘无故的,老子这突然还得伺候那么一个玩意,真是郁闷呀!再说,还不知道秦书记这医药费怎么算?想着这医药费的问题,他小子心想这会儿也没事,没有谁来瞧病,于是他也就扭身朝他爷爷生前的那间里屋走去了……因为他的药房就设在他家堂屋里,所以也是方便。

  待他来到爷爷生前的里屋后,见得这会儿秦书记正躺在床上看书,他可是不由得有些不爽的问了句:“秦书记,您……手头上那本书是从哪儿拿的呀?”忽听这个,秦书记忙是笑微微的抬起头来看了看他,然后回道:“哦,我在床头边上这个抽屉里拿的。

  ”

“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,大不了干一架,把事情闹大了,你也别想有好果子吃。

  ”李轩很是霸气地说道。

  王涛脸上没有丝毫惧意,耸了耸肩,一脸冷笑地说道,“说法,我还想跟你们讨个说法呢,这小子想钱想疯了,跟我们玩牌,出老千你说这事怎么办?”李轩跟叶天脸色微微一变,都扭头看向了我,我冲两人摇了摇头,随后看着王涛,怒斥道,“你胡说,是你硬拉着我玩的,而且,牌也是你们的,我怎么出千了,分明是你们输钱了不认账,找借口。

  ”“空口白话,我还说你们出千,想要坑陈阳呢!”“你们有什么证据说陈阳出老千了,输不起,就特么别玩。

  ”李轩跟叶天冷笑出声,叫王涛有本事,就拿出证据来,王涛却是诡谲一笑,指了指我道,“要是没出千,敢让我们搜身吗?”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没有做过,自然不怕搜身,当即站出来,可是当我看到王涛脸上那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时,我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“小马,你过去搜,记得搜仔细了。

  ”王涛冲马脸青年吩咐了一声,对方吆喝道,“放心吧,涛哥。

  ”马脸青年走到我身边,(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)翻了翻我裤子的口袋,又摸了摸我的外套,随后惊呼一声,“涛哥,还真有。

  ”下一秒,马脸青年在我外衣的口袋里,摸出四五张扑克牌,我心头一颤,连连摇头道,“这不是我的,这不是我的。

  ”“这些牌都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,现在人证物证据在,你还敢狡辩。

  ”王涛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,“陈阳啊陈阳,真是人不可貌相啊!”“你们相信我,这牌真不是我的。

  ”我看向李轩跟叶天,两人此时的脸色都有些难看,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。

  “陈阳,刚才我一共借了你一万两千元,你先把钱还我吧!”就在这时,之前借我钱的青年,从人群之中走出来,问我要债了。

  “是你,是你将牌放在我口袋里的是不是。

  ”我忽然想起,刚才在牌桌上,就只有这个家伙靠近过我,还一副熟络的搭在我的肩膀上借钱给我。

  青年脸色一沉,冷笑道,“陈阳,你属狗的吗,见谁就咬,你自己没钱,我好心借给你,你现在倒是反咬我一口?”“我……”我嘴唇紧抿着,双拳紧紧地握在一起,内心怒火中烧,圈套,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,都是王涛这个王八蛋设下的陷阱。

  从一开始,这家伙硬要拉着我玩牌,就没安好心。

  “怎么,说不出话来了?”青年催促着,“你们的事情,我不管,赶紧先把我的钱还了。

  ”我现在哪有钱还他,要是有,刚才就不用借了,这时候,李轩跟叶天站出来说话了,“一万二是吧,这钱,我们替陈阳杠了。

  ”“小天,阿轩,我……”我刚想要开口说话,他们却冲我摇了摇头,说先把这事情摆平了,其它的事情事后再说。

  我心里即感动,又愧疚。

  “行啊,只要有钱,谁还都一样。

  ”青年一脸乐呵,还冲我笑道,“陈阳啊,下次要是缺钱,记得再跟我说。

  ”这时候,我真恨不得上去,扇这家伙两巴掌。

  “既然,你们的事情说好了,那接下来就该谈谈我们这一笔账了。

  ”王涛眯了眯眼,一脸玩味地说道。

  李轩开口问道,“你想怎么算?”“赌桌,就有赌桌上的规矩。

  ”王涛瞥了我一眼,眼中充满了戾气,一脸狠辣地说道,“出老千,我要他一只手,这不过分吧?”我倒吸一口凉气,瞪着眼睛看着王涛,这家伙,居然想要废了我,李轩跟叶天的脸色也是骤然大变…  “王涛,你确定你要把事情闹大,到时候可别收不了场。

  ”李轩沉着脸,冷声道,王涛满脸不屑,指着李轩破口大骂道,“我王涛要动的人,你保不住,把陈阳的手按住,今天我就断他一只手。

  ”  “断我手,我先废了你。

  ”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,我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气,在王涛话落的时候,我抄起一旁的椅子,就狠狠地砸在了王涛的头上。

    刹那间,王涛的惨叫一声,捂着头倒在了地上,鲜血从他的指缝间,缓缓流出,染红了他整张脸。

    剧烈的疼痛,使得王涛的脸色都扭曲起来,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我出手那么狠,一下子就见血了,李轩跟叶天两人也都愣住了。

    下一秒,王涛嘶吼一声,“给我弄他!”  转瞬间,王涛这一组的人,全部都回过神来,有握着拳头的,有抄起椅子的,开始冲过来。

    我挥舞着椅子,乱砸,满身煞气,整个休息室乱成了一锅粥,霹雳啪啦的打砸声不绝于耳。

    不过,王涛这一组的人多,我们就只有三个人,很快就落入了下风,好在,我们这一组的一些兄弟,也陆续过来上班,来到休息室。

    一看到王涛等人围殴我们,全部都红了眼,大吼道,“卧槽,兄弟们,干死他们。

  ”  顿时,混战彻底爆发开来,场面变得异常热闹,我视线环顾,锁定了王涛的身子,握着拳头就冲了过去,砰的一声,一拳打在了王涛的脸上,“艹你大爷的,敢陷害我。

  ”  我一再忍让,王涛却得寸进尺,彻底引爆了我的怒火,我就认准了王涛,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他的身上。

    王涛被我打得鼻血直流,眼冒金星,可是这家伙的身体素质确实强悍,哪怕受了伤,反击的力量也不弱。

    跟我打得难分难解,场面混乱,我不知道被谁踹了一脚,跌倒在了地上,王涛趁势骑在我的身上,挥舞着拳头,砸我。

    我本能的用双手护着脑袋,格挡着,可王涛的拳头又重又硬,一拳又一拳,打得我手臂发麻,疼的厉害。

    最后,我抱着王涛,在地上翻滚起来,他打我一拳,我打他一拳。

    就在这时,一声娇喝响起,“都给我住手。

  ”声音冷冽,却充满了威严。

    是陈瑶,她过来了,她站在门口,美眸深冷,俏脸冷峻可是任谁都能够感受到她眼神之中,那浓浓的不满。

    所有人都停了手,包括我,我站了起来,怯生生地喊了一句,“瑶姐!”  “瑶姐!”其余人,也都喊了一声,我们两边的人,很有默契的分开站好。

    “一个个都好样的,敢在场子里闹事,还有没有把场子的规矩放在眼里?”陈瑶的视线掠过在场的众人,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,那眼神带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。

    我羞愧的低下了头,我知道,我又给陈瑶惹麻烦了,哪怕这不是我的初衷,可事情总归是发生了。

   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,不敢在这时候触怒陈瑶,陈瑶点了点头,怒极反笑道,“刚才不是一个个都很威风,怎么现在都不说话了,说,谁先动的手。

  ”  “瑶姐,是陈阳。

  ”王涛恶人先告状,指着我,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    陈瑶冷声开口,“怎么回事?”  “是王涛,他……”我刚想开口解释,陈瑶却冷哼了一声,“闭嘴,我有问你吗?”  我一阵窒息,心脏仿佛被重重的打了一拳,王涛则是嘴角微微上扬,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,当然全部都是往坏的地方说,说我赌博出千,被抓住了,还动手打人什么的。

    王涛恶狠狠地说道,“瑶姐,像这样的害群之马,就不应该留在我们这里。

  ”  我双拳紧握,心里恨得牙痒痒,陈瑶这时候,淡淡的开口道,“陈阳,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,要是真如王涛讲的,你自己离开吧!”  “是王涛,是他们故意陷害我。

  ”我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,王涛却冷哼道,“说我们陷害你,证据呢,你拿出证据来啊,你出千,可是当场被我们抓住的,在你身上也搜出了扑克牌,这一点,叶天跟李轩都是亲眼所见。

  ”  说到最后,王涛看着叶天跟李轩冷笑道,“在瑶姐面前,你们总不会睁眼说瞎话,包庇陈阳吧!”  李轩跟叶天沉默了下来,从我身上搜出扑克牌这是事实,这个我无从抵赖,我的心沉到了谷底,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。

    “怎么,说不出话来了?”王涛得意的笑着,“赶紧收拾东西,滚蛋吧。

  ”  “瑶姐,我相信陈阳是被冤枉的,你再给他一次机会吧!”  “是啊,瑶姐,陈阳还是一个新人,还不懂规矩,你就网开一面。

  ”  叶天跟李轩等人,纷纷开口为我求情,王涛则是火上浇油,“刚来,就闹事,这种人更应该开除!”  我内心苦涩,抬头看着陈瑶,等待着她的决定,陈瑶俏脸冷峻,冷沉沉的开口道,“规矩就是规矩,容不得别人破坏。

  ”  我心头惨笑,可是旋即就觉得不对劲起来,陈瑶说话的时候,总是往一边瞥着,我小时候,就跟陈瑶一起长大,对于她还是很熟悉的。

    这个动作,似乎是在暗示着我什么,可到底是什么呢?  我顺着陈瑶的视线,看了过去,眼前顿时一亮,欣喜的脱口而出道,“瑶姐,我有证据可以证明自己。

  ”  闻言,陈瑶嘴角勾起一抹轻笑,“哦,是吗?”  王涛等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,都被我这一句话,给惊到了……  /瑶姐,这休息室里的监控,应该在正常运作的吧?/我指了指天花板角落边上的监控摄像头,这个角度,正好是对着我之前打牌的位置。

    陈瑶点了点头,旋即吩咐叶天去把监控里的视频记录给调出来,此时,王涛等人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,特别是借钱给我的那个青年,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。

    叶天的动作很快,没过一会儿,就回来了,他用手机录了下来,当场播放了画面,从一开始我被王涛等人拉上牌桌开始。

    播放了一会儿,果然看到了那个借钱的青年,在拍我肩膀的时候,将扑克牌偷偷藏在了我的口袋里。

    现在证据确凿,根本无从抵赖!  青年面若死灰,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了下来,将目光落在了王涛的身上,开口求助道,/涛哥,你要帮我……/  不等青年把话说完,王涛一个巴掌抽在了对方的脸颊上,恶狠狠地说道,/原来是你小子搞的鬼。

  /  这一幕,让我瞪大了眼睛,我完全没有想到,王涛居然为了将自己撇清,直接将对方当做替死鬼推了出来。

    /说,为什么要陷害陈阳?/王涛装模作样的怒斥着,青年结结巴巴的说,看我不爽,想要给我一个教训。

    叶天嗤笑一声,/王涛,做给谁看呢,要是没有你授意,他敢这么做吗?/  王涛嘴角肌肉一阵抽搐,并没有搭理叶天,直接对陈瑶开口道,/瑶姐,你看这事情,怎么办?要不,我让他给陈阳道个歉,赔个不是?/  李轩嘟囔着,/道歉有用,还要警察做什么。

  /  /陈阳,你觉得呢,这件事你是受害者,你想怎么处理?/陈瑶直接将处置权,交到了我的手里。

   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这一切都是王涛搞的鬼,不过看陈瑶的样子,是不想追究王涛,毕竟王涛是会所的红牌,场子还要靠他来赚钱。

  

想知道伴侣对自己是否忠诚?对伴侣父母的相处模式稍加了解也许就能看出端倪。

  据法国健康杂志《TOPSANTE》报道,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研究人员表示,出轨行为可能是遗传所致,63%男性及40%女性的出轨行为可以(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)在遗传方面找到解释。

  研究人员对7378名18岁至49岁且至少结婚一年的双胞胎的基因数据进行了研究。

  在上述样本中,9.8%的男性及6.4%的女性承认在调查前12个月内对自己的伴侣不忠,拥有至少两名婚外性伴侣。

   考虑到以往的调查研究昆士兰大学研究团队把研究重点放在OXTR基因及AVPRIA基因上。

  发表在科学杂志《进化与人类行为》上的研究结果显示,AVPRIA基因可能与女性是否有寻找婚外性伴侣的倾向有关,但并没有类似的研究结果显示AVPRIA基因与男性的出轨行为有关。

  至于OXTR基因,似乎与男女的不忠行为无关。

  研究表明,如果携带一定的AVPRIA基因的变种,将来发生出轨行为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。

  识别这种遗传倾向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女性的不忠行为。

  昆士兰大学心理学学院的研究员、研究负责人布伦丹?齐奇博士在接受英国《每日邮报》采访时表示,该项研究清楚地表明基因影响着人类的性行为,但还需要继续深入研究以确保这一结论的准确性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bulkwristbands.xyz/twe.aspx?817.html

https://www.bulkwristbands.xyz/twe.aspx?3897.html

https://www.bulkwristbands.xyz/twe.aspx?6032.html

https://www.bulkwristbands.xyz/twe.aspx?4669.html

https://www.bulkwristbands.xyz/twe.aspx?4701.html

https://www.bulkwristbands.xyz/twe.aspx?4695.html

https://www.bulkwristbands.xyz/twe.aspx?1891.html

https://www.bulkwristbands.xyz/twe.aspx?6624.html